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大二暑假实习的

2020-03-11 来源:上海娱乐网

大二暑假实习的,我借居在一座陌生的北方小城,一切都那么干燥工整。从我住的郊区十三楼眺望整个小城,红色的屋顶在夕阳下格外唯美,屋顶下的白墙像糖纸里露出的奶白的糖果。
那时我在两个单位实习,工作分别是下午和晚上。下午在报社协助运营四个部门的微信公众号,晚上去剧场协助灯光师布光。凌晨回家,打上几个小时游戏就到了天亮。这时外面的小贩开始活动,我最喜欢一个叫小米的卖豆浆姑娘,无论我起床多晚,她都会递上一杯不烫不凉的甜豆浆,附赠一个甜甜的笑。听房东说小米跟我同一个时间来到这里,就住在我楼下。
记得小时候外婆养了一只狸花猫,叫米花。每次假期回老家米花跟我最亲,每天跟我一起吃,跟我一起睡,就像妹妹一样,那时候外婆还开玩笑说米花是她给我养的童养媳。虽然那个时候太小不知道童养媳是,不过我对米花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每次回去都把我平时积攒的舍不得吃的零食给它带回去。
我读初时候,外婆死于一场离奇的车祸,为什么说离奇呢?据外公说那几天米花总是不吃东西,还总是无缘无故地钻到床底下怎么都不肯出来,就在外婆乘公交车带米花去宠物医院的路上,在街道的拐角处一棵大樟树突然横在车前,虽然司机踩了刹车,但公交车还是翻了,确切地说外婆是死于心脏猝死。所有的车窗都关着,公交车的录像显示翻车之前米花还在外婆的怀里,但是处理事故的警察和目击者都说没看见猫。而我,就像失恋了一样,在失去外婆这一重大的伤痛上又叠加了一层 丧妻之痛 ,这之前在早恋情绪高涨的学校,我还宣称过老家有一个貌美如花的童养媳。现在想想真是荒唐。
我实习的报社有一项规定,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过的东西是不能见报的,但是在报纸上登过的内容可以在公众号上推送。文艺事业部有一个非常狂傲的大三实习生,大家都叫他小谭,据说是通过内部关系来到报社的。因为他平时太嚣张,连部门主任的桌子都敢拍,所以大家非常忌惮他。有一次我的领导赵主任拿了一篇很精练的稿子悄悄叮嘱我一定要当天推送出去,虽然上面标,鉴于赵主任也不是什么善茬儿,我也没多问就发出去了。
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小谭就怒气冲冲地跑到办公室找我,一身戾气指着我的鼻尖歪着头问我: 苏牧禾!你是有多手欠?谁让你发我那篇稿子的?
你是说今天那个没标作者的吗?是赵主任让我发的。 冤有头债有主,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可不能怪我,是领导的特殊指示。
这时赵主任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我对小谭说: 小谭啊!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小苏他们微信的内容都是由微信运营中心统一管理啊!这你是知道的。
赵主任满脸无辜地看了我一眼坐下继续工作,老狐狸,原来是要利用我来整小谭,看来这个黑锅只能背了。
这个事还没有完,那天午夜我从剧场里出来,走了一小段路忽然觉得有人跟踪我,街上行人车辆寥寥无几,而且我走的这条路还必须穿过一条小巷才能到家。虽然隐约感觉到了点什么,但是我绝对没有料到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正在巷子里等着我。快到巷子的时候忽然有人撞了我一下,是小米,她仰起头看着我,昏暗的灯光下她的面庞可爱娇美。
啊?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小巷。几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木棒懒散地倚在墙上,小谭蹲在地上抽烟,奇怪的是小米拉着我从他们面前经过的时候,竟然没有人看我一眼,小米食指放到唇上示意我不要出声,我大气都不敢喘,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太尴尬了。
小米的步伐很轻盈,一踮一踮,狭长幽暗的巷子里她就像一只午夜的精灵,我感觉不到她的心跳,但是她的呼吸很急促。
你快跑! 小米用力推了我一把,她的声音很疲惫,当我回过头的时候,却不见小米的踪影,我看到一只狸花猫顺着杂物爬到了二楼阳台。后面小谭带着那群彪形大汉正向我冲过来,我拔腿就跑,后面飞来一根木棒正好击中我的小腿,我一个趔趄趴到地上,后面不断有木棒向我扔过来,眼看小谭离我越来越近,我似乎还能听到他得意地笑,绝望了,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
一辆警车突然停在巷口,冲在前面的小谭第一个被拷住。 你是苏牧禾吗? 年轻的警察扶我起来, 伤得怎么样?要不要叫救护车?
谢谢,不用 ,还有小米,小米不见了 我很没出息地偷偷抹了一下眼泪,不知是害怕了还是担心小米。
我从警察局出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我失魂落魄地回到住处,小米正在楼下卖豆浆,温和的阳光照着她绯红的侧脸,那么美好,仿佛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走到她面前,仔仔细细地看着她的脸,她的发,她平整的衣角,她乖巧的帆布鞋,那双帆布鞋真眼熟!
今天怎么这么早? 她递给我一杯豆浆,像往常一样,我开始怀疑,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场美丽的噩梦,梦见我被小谭他们围攻,一个漂亮的姑娘拉着我逃跑,我也不知道这个姑娘是否存在。
上午赵主任给我打电话说不用去报社了,以后也不用去了。正合我意,第二天我就通过一个学长的引荐进了另一家报社,这家报社影响力虽然不如前一家,不过员工们都很团结,长辈们很爱护晚辈,我的新领导王主任比原来那个阴阳怪气的赵主任要好上千万倍。我的工作模式和作息时间没有改变,依旧要运营几个部门的公众号,晚上去剧院打灯,只是心情更加顺畅了。
不得不吐槽一下,这座小城的排水系统就像没有一样,暴雨来临的时候俨然一座水城,我经历过几次。一天傍晚天气还很好,可以看到东边升起的白月亮,但是到了八九点钟,不知从哪儿飘来了一朵乌云,暴雨骤降。我没带雨具,从剧场下班的时候也只能冒着雨趟着水走回家了。浅的地方水过脚面,深的地方水到膝盖,我一脚深一脚浅地行走在午夜的暴雨中,路灯一闪一闪。
我忽然看见路边商店的台阶上卧着一只猫,那只猫分明就是米花,商店的灯还亮着,我看得一清二楚,而那只猫也正盯着我看,温情的眼神,像寒夜里的一束火苗,暖暖的。待我走近的时候,小猫伸着脖子朝我叫了两声,扭头就跑,还时不时地回头看看我是不是跟着。我沿着一排排商店的台阶跟着小猫走,它跑得不快不慢,跟我保持着大约两米的距离。
它的毛都湿透了贴在细软的身上,看起来十分瘦弱,我真想把它抱起来搂在怀里,虽然我也湿透了。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我抬头看了一眼,只一眼,小猫就不见了,我四处张望,不见猫的影子。我沮丧地继续往前走,这是一段上坡路,虽然我不常走这里,但我认得,这边有一个诊所,我去挂过吊瓶。我这是绕了多远的路才回到家?
虽然很疲惫,但是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一个淋湿的背影一闪而过,那正是小米。
一些的碎片从我脑子里自动播放,一幕一幕,没有经过我的任何挑选。外婆的院子里种了很多菊花,外公非常喜欢菊花,所以外婆也喜欢 秋声渐起的时候,米花卧在菊花丛里睡觉,阳光穿过稀疏的枝梗照在米花身上,米花懒洋洋地伸着懒腰,我用手指轻轻触碰它柔软的肚皮 还有那双帆布鞋,我初中的时候有一双一模一样的,连花色都不带差,那时我把半新的帆布鞋落在外婆家了,想想那时候的尺码,跟小米的鞋一般大小!上面还有几个我加的铆钉
第二天上午我躺在床上刷朋友圈,昨天真是捡了一条命!我经常走的那条路在昨夜成了一条通向地狱的死亡之路,路边一个变压器爆炸了,电线掉在积水里,昨夜凌晨电死了四个人,其中就有剧场的同事。朋友圈被打捞尸体的小视频霸屏了,不是那只小猫,被打捞的没准儿就有我!
我胡乱地穿上衣服匆忙地跑下楼,雨后初晴,湿气开始从地面往上蒸,小米没有出来卖豆浆,我又跑到她的门口敲门,任我怎么叫门,也没有人回应。对面的门打开了, 你找小米吗?她已经走了。
就今天早上,她还把这个放我这。 说着她拿出一个小盒子, 她说如果三天之内苏牧禾来找她,就让我把盒子交给那个人,如果不来,就扔掉
我抢过盒子, 我就是苏牧禾! 盒子里面装的是一条铆钉串成的钥匙链,这些铆钉,正是我那帆布鞋上的,只是有些掉漆生锈,里面还有一张小便笺,一行歪歪扭扭小小的字, 一切安好,勿念。 落款 米花 。台州牛皮癣医院咋样
右小脑脑梗
衡水癫痫病医院咋样
友情链接
上海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