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绝世邪君 第八百三十九章 金言丢了

2020-02-15 来源:上海娱乐网

绝世邪君 第八百三十九章 金言丢了

“我,我也不知道,只是从你们离开不久,秦家突然受到袭击,來袭击帝国的人都非常强,”

“知道是什么人吗,”秦石愤怒的问句,

“不知道,我只是听他们说的几句话中,隐隐约约觉得好像是大风、云海、望山这三大帝国的人,他们人数不多,只有二十几人,但是实力极强,全部都在天境以上,特别是他们领头的人,太可怕了,就好像怪物一样,他只是挥了挥手,就毁了整个荒镇,”

“嗯,”

闻言,秦石皱了皱眉,三大帝国对秦家偷袭他并不意外,准确的说应该是预料之中,只是秦飞口中的这个领头人,倒是叫他感到几分诧异,要知道如今秦永峰已经达到三天之境,加上这些年他不断给秦家赠送资源,和左右进行帮助,即便是寻常的四天之境也难是敌手,但那人,竟能避开秦永峰,一击将荒镇毁灭,

“那个领头的人长的什么样,”

“什么样子,”秦飞回想一下,旋即他的瞳孔都收缩起來,仿佛想到什么极为恐怖的事,连忙摇了摇头:“我,我沒看清,他沒有脸,只有黑压压的影子,全身穿着血色的长袍,”

“血色的长袍,”秦石猛的精神起來,怒火中烧的吼道:“喝,果然是溟组,”

一想到溟组,秦石剧烈的不安起來,低下头冲着秦石吼道:“罗刹她呢,她人在那里,”

“弟妹,”秦飞愣了愣,这才惊然的举起手,冲着秦家的厢房区指去:“最后弟妹就在那里,那群人的目标就是弟妹,”

“什么,”

秦石心底一惊,也顾不上太多,放下秦飞就起身冲着房屋中跃进,当他跃进屋中时,一名憔悴的女子正瘫倒在地,美眸空洞,但却并沒有什么伤势,这才叫他缓缓的松了口气,轻轻的走上前:“罗刹,你怎么样,”

玉罗刹凌乱的仰起头,当她看见秦石时,美眸唰就红了,噙着泪花的抓住秦石:“石头,石头,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把金言给弄丢了,”

“金言,”秦石心里咣啷一声,一把扶住玉罗刹的香肩,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究竟是怎么回事,金言她怎么了,”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沒有保护好她,你怪我吧,你罚我吧,只是我求求你,快去救救她,求求你不要让她被他们带走,”玉罗刹的神智已经恍惚,声嘶力竭的抽泣,冲着秦石哭诉,

当听到这句话时,所有的一切秦石都知道了,金言被人抓走了,那一霎,他几乎要杀人了,眼睛喷出烈火一样,

但马上,他冷静下來,低着头看着那个憔悴的女人,心如千万把风刃的刀在绞痛一样,他狠狠的将玉罗刹搂在怀中,轻轻的拍着玉罗刹的酥背,咬破了嘴唇,是那晕开的血腥味,才叫他有勇气的道:“乖,乖,不要自责,这不怪你,是我,是我不好,是我沒有想到,是我不该离开你们,真的不怪你,”

“不,不,都怪我,是我沒有保护好她,是我沒有尽到一个妈妈的,是我不好,她才出生,她才那么大,她一定会怪我的,那群恶人,那群恶人,我要杀了他们,我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说到这,玉罗刹突然推开秦石,美眸涣散的沒有半点光泽,只感觉倒空洞,麻木,叫人心疼,

“我要杀了他们,还我女儿,还我金言,”

“罗刹,”秦石心痛的吼声,他极力的控制情绪,说实话,他也要崩溃了,那是他的骨肉,那是他的女儿啊,

从她出生起,他还沒有好好的抱抱她,他还沒有好好的疼爱她,他说过他要给她幸福的,说过要让她一生都无忧无虑的,他怎么能够把她弄丢呢,

但是他还是控制住了,他已经害的金言落入溟组手中,他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他深爱的女人受伤,他大手扶住玉罗刹的香肩,咬着唇道:“罗刹,求求你,不要这样好吗,求求你,你打我吧,你骂我吧,你只要不这样,你要我怎么样都行,”

而在听到那份充满了祈求之色的话语后,玉罗刹全身如过电一样,她使劲的哆嗦了一下,美眸终于浮现出几分色彩了,

她仰起头,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秦石,

突然,她开口道:“石头……”

闻言,秦石喜极泪下,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的看着玉罗刹:“罗刹,你恢复了吗,你终于恢复了吗,”

玉罗刹轻点螓首,尽管玉面还是那么苍白,但是她已经恢复神智了,是秦石唤醒了她,她看着秦石,咬唇道:“石头,金言她会沒事的,对吗,”

言罢,她沒等秦石开口,而是突然用玉手扶住秦石的脸庞,两只凤眼直视着秦石,看的秦石甚至转过头,想要闪躲过去那尖锐的目光,但马上她用力的拦住秦石,道:“不要动,你看着我,”

“我……,”秦石咬了咬牙,这才不再去躲闪,

玉罗刹轻轻道:“石头,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你从來沒有骗过我,你说过,你的话,言出必行,你看着我的眼睛,不要骗我,告诉我,金言她会沒事的对不对,金言她会沒事的对不对,”

咣啷,一时间,秦石语塞了,

年少的他,不知说过多少句花言巧语,他一直认为他在语言上很有天赋,但是这一刻,他竟一个字也说不出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他不敢保证,溟组太过凶残了,他不敢肯定溟组究竟会对金言做出什么,

“石头,告诉我,”玉罗刹追问,

看着那个楚楚可怜的女子,是那么的叫秦石心疼,终于,他说出了他这一生,第一句谎言,用力的点点头:“嗯,金言她一定会沒事的,我向你保证,”

但马上,他用力的摇摇头,将刚刚从脑海中冒出的想法驱逐,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这么想,这不是谎话,这是真的,他这样安慰自己,声音也变的十分认真,

“我用性命担保,”

在得到秦石的回应后,玉罗刹莫名的安稳下來,秦石说的话,哪怕是谎言,她也愿意去相信,何况她有信心,秦石不会骗她:“嗯,我知道,金言一定不会有事的,她是我们的孩子,她一定会像你一样,一样坚强,”

“嗯,”秦石温柔的抱住玉罗刹,将她拥在怀中,然后,他用手指,轻轻的穿过那飘柔的秀发,

“石头,抓走金言的,就是抓走封痕的那群人对不对,就是雪心的仇人对不对,”玉罗刹在秦石的耳边问道,

秦石想要隐瞒,他已经有一个深爱的女人在这场厮杀中挣扎了,他不想在将玉罗刹卷入到这场漩涡中,但是当他仰起头,和玉罗刹对视的那一刹那时,他不忍心了,他怎么能骗这个深爱着他的女孩呢,

所以他还是点了点头:“嗯,是溟组,他们是冲着我來的,是我连累了你们,连累了金言,”

“不会的,你不是说过,你会救出金言,也会救出封痕,然后替雪心报仇的么,我相信你的,”玉罗刹摇摇头,

“是啊,我说过……,”秦石使劲的捏紧拳,叫那股痛感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保持着清醒,保持着仇恨的心,

“溟组,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叫他们付出代价,”言罢,他仔细的回忆一番,却总感觉少了什么,突然他仰起头,精神力扩散出去,却怎么也找不到他要寻找的身影,问道:“对了,爷爷呢,他老人家去了哪里,”

“爷爷,”玉罗刹杏眼一闪,再次露出几分惊色:“难道,爷爷他还沒有回來,”

“怎么回事,”看见玉罗刹这样惊讶,秦石不安起來,

玉罗刹沉默了一会,声音有些焦急的道:“从你走了以后,那群人突然围杀秦家,爷爷他见轻视不妙,将我和金言送进房中,然后在房中设下了结界,只是这结界根本抵抗不住那群人,很快结界就被击散了,”

“然后那群人全部围住这里,其中为首的那个溟组的人将金言抢走,抢走金言,他们就撤退了,爷爷他见金言被夺走,直接就追了出去……,”

“什么,”

凶力的愤怒骤然从秦石体内散发,这个时候,秦家之外,花零为首的一众人追击而來,全部落在秦家的大院中,

轰,

但他们尚未站稳脚跟,那巨大的冲击力便从房间内部破门而出,叫一群人猛的退后了数步,

“好可怕的怨念……,”麟宇捏紧了拳头,

“快,快进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众人相觑一眼,连忙的冲入进房里,而他们刚刚入房,一个一个都被眼前的画面所惊傻了,只见秦石全身被凶煞的黑气所弥漫,那股杀机已经到达了极致,

恐怕在这样下去,他马上就要入魔了,

“石头,”

“宗主,”

“小家伙,别忘了你自己说的话,”

闻言,秦石这才冷静下來,旋即他狠狠的攥紧拳,心底说不上的愤怒,看见秦石安然无事,麟宇等人才松了口气,麟宇上前问道:“石头,究竟怎么回事,”

“麟宇,我要屠了圣风三帝国,接下來,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敢,亦或不敢即可,你敢,那这三个帝国,就是你赤炎的江山,”秦石突然开口,

而闻言,所有人都惊愕了,麟宇整个人沉默了许久,因为他知道他接下來的话,很可能改变他整个人生,甚至是赤炎,

而最终,他点了点头,

“有何不敢,”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聊城中医男科医院
活络油的作用有哪些
友情链接
上海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