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一男人将布袋里的一只活物

2020-03-10 来源:上海娱乐网

大街上,一男人将布袋里的一只活物,轮圆了往路面上摔,两个女人在助威泄愤。男的是C弟,女的一是D姨,一是B姐。眼见活物不活了,那B姐还在用脚踹,嘴里骂道:“你还我皇后!你还我馋鬼!”引来不少人围观。有认识D姨的,就问是咋回事,D姨说:“咋事?你问她。”
B姐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将经过痛说了一遍,人们才大致明白了什么“皇后”“馋鬼”的始末。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傍午,一只花猫从窗台上经过,见两条体形较大的金鱼轻摇曼摆着在鱼缸里游动,立时产生了强烈的食欲。可是,任它怎么挠啊钻啊,却被玻璃死死地挡在窗外。这时,B姐下班回来了。和往常一样,一边在给鱼儿喂点食儿,一边和鱼儿逗话儿:“皇后,你慢点吃呀;黑馋鬼,看你那吃相,多丢哇…”猛然,B姐发现了窗外的花猫。
花猫见房主人过来,本能让它选择了逃跑。但强烈的欲望诱惑着它,所以它蹿下窗台并没跑远,冒险停下来观察着。见房主人没有加害的意思表示,而且还打开风窗唤自己,就大着胆子又跳回来,小心翼翼地在窗台上趴下了,眼眯着,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B姐觉得这猫花色真好看,一副漂亮的阴阳脸儿,金黄的眼珠里眼仁成了立着的灰色细线,大半身油黑,雪白的肚皮,四条腿多半纯白,好像黑短裙配着高筒尼龙袜。B姐有点喜欢了,“猫猫猫”地又唤了几声。
花猫立即摆出一副温顺的情态,还回应了一声“喵——”
B姐伸出手来试探着抚摸;猫更乖觉,顺势亲切地舔起了房主人的手。
B姐满心欢喜,轻轻地把猫揽进来,象哄孩子般地捋着猫背上的毛。亲昵地说:“你好特别哟,我有点舍不得放你了。”这话B姐是第二次说了,第一次是对送她金鱼的A哥说的,别人谁也不知道。
猫竟在主人的怀里乌噜乌噜地好像睡着了,只是偶尔眯着眼看看鱼缸。
B姐见猫的肚子瘪瘪的,判断它肯定是饿极了,就把猫放在了床上,去给弄吃的。可是它好像更是困极了,对食物理也没理。
下午上班,B姐进门就绘声绘色地把她捡了一只花猫的事对C弟和D姨说了。
“这猫好像我打跑的那只,要是它,姐你可千万别留。它太讨厌了,专门偷吃鱼!”C弟告诫B姐。
“你俩说的怎么恁么像我扔的那只呢!我家老E也喜欢鼓捣养鱼,买了三回,都不知不觉就无影无踪了。后来才知道是这贼干的。老E要打死它,我没忍心,就扔了。”
“妈呀,那我那两条鱼可玄了。它真给祸害了,看我不整死它!”
“还说什么呢,赶紧回去看看吧”C弟催促B姐。
“走,咱一起看看去。”D姨锁上了抽屉。
三人急冲冲出发了。来到窗外,就见花猫正坐在窗台上,粉红的舌头左一下右一下地舔嘴丫,还用前爪在洗脸。鱼缸里不见了皇后和馋鬼。B姐气不打一处来,拔步就想冲进去,被C弟伸手拦住了。C弟说:“这东西老鬼了,干完坏事特贼行。别惊动它,找个面袋想法装进去,还不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果然如C弟所料,门刚开个缝,这鬼东西就急忙往外挤。B姐使劲一关门,少说也夹断了它几根肋骨,夹得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四爪拼命蹬挠,喉咙里发出了复杂的声音怪吓人的。
还是C弟手疾眼快,一把掐住了它的脖子,趁B姐一松门,顺势就装进口袋里。D姨急忙帮忙扎好了袋口。任它怎么乱撞,也成了“瞎”猫了。
B姐血气直往上涌,操起炉钩子就打。打一下骂一句:“我叫你偷。我叫你偷……”
D姨拦住说:“你要整死它,不能在屋里,猫死绝地。不如拿街上,几下摔死算了。”三人直奔街上,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有多舌的人怪罪说:“那可也忒狠了点吧?不就两条鱼嘛!”
旁边有接话茬的:“虽说狠了点,可也怪猫自己不争气,偷吃什么腥呢?”
又有人调侃道:“要这么说谁也不怪,要怪就怪鱼,要是不腥,猫怎么会来嘛!”
“都别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了。瞧瞧,人家本主都走了,咱还瞎操心呢!”一句话,把大家都说乐了。
有好心人连袋子带猫一起丢到了路边。过几天,这里葬臭葬臭的,人们经过,得捂鼻子。

共 15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可怜的猫咪呀,就这样一命呜呼了,它也是条命呀!再一想,活该,谁让他吃鱼,那 皇后 也是命呀,害人偿命的法律低级动物也可以效仿嘛,鱼儿也算伸冤了。可人呢,你们活活摔死猫咪,就有理了吗?这一连串的恶循环导致了动物是牺牲品的惨剧。作品内涵很丰富,它呼唤人们尊重生命,爱护动物,维护 动物保护法 的尊严。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5-04-10 09:45:20 微型小说栏欢迎您,问好,期盼新作!小孩不消化该吃什么药好
泰安十佳妇科医院
无锡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
上海娱乐网